Menu:

Recent Entries

Categories

隱者(學生限入) [0]
MR.齊魯的履痕 [5]
心情郵件快遞 [78]
回應履痕 [13]
心情隨筆 [4]
曾經WEB-PDF [1]
寫給BLOG教學 [1]

Links

一般

Syndicate

RSS 0.90
RSS 1.0
RSS 2.0
Atom 0.3

Version:

andreas01 v1.3

天「Line」人生

matrix | 21 四月, 2015 20:15

      走進公車亭候車,身旁年輕人正「叮咚、叮咚」把玩手機,指弄著一行行LINE對話與貼圖,聚焦眼下成堆的小世界。近黃昏時,公車的停駐風,讓我腋下那塊殘漬的白板幾乎偏斜。我低頭瞧瞧:殘存藍色粉屑的右手掌上,單天花兩小時與父親說話,是我最近一年半生活履痕。
     父親九秩高齡之後,失智症就像緩慢上身的日暮影子,向來困擾著老人家;與其形容父子相見是「說話」,不如直說是「筆談」。當言語的溝通已然無法聽清,手勢也無助於分辨的時候,透過白板,老人家僅剩的認知,抖動的手腕寫著特意放大的潦草字跡,彼此還是能心意相通的。
     其實,這就是我和父親的「Line」!每次到了安養院,我手書將想法化成問候,父親便躺坐在輪椅上,慢慢順著字跡看過去。「要開心,要快樂喔!」「多吃點飯,加油!」。他若是看完搖搖頭,我總對他笑一笑,攤攤手;老人生活寂寞,病痛多於歡愉的滋味難受,我能體會。所以接下來,我的白板雖然不能貼圖,但憑著字跡,依然能告訴老人家外頭是什麼時節?孫女與外孫們現在念哪所學校?大家過得都如何?這塊神奇的白板,就是帶領他再看看世界的窗口……
     老人家部分失智的頭腦很特別,像是走亂的時鐘,老滴滴答答循環著擔心存款的事,或是胡湊著「牛頭不對馬嘴」:誰是誰的親戚,誰對他好,誰又想害他 -- 相比之下,我這個中年人的腦海卻老想著糾錯,試圖將錯誤掰直轉正,所以父子倆的對話就忙碌起來。尤其當雙方各有南轅北轍的堅持,白板是擦了又擦,字越寫越大,額頭不禁微微沁出汗;黃昏疲累的當下,父親有了滿意神情,終於願意多喝一罐安素牛奶,或是回房安寢,滿手的藍粉屑便是大大值得了!
     回頭看看安養院病床,躺著許多孤單無依老人的身影,我常感懷造物主生命之旅的設計,賦予人高低起伏的命運,那歲月沿途的花開與凋零……走出安養院,再聽到許多人口袋「叮咚作響」之際,我不禁深深喟嘆:如果彈指能放送的交流與關愛,轉換成對老人多「Line」一點,甚至天天天「Line」,這匆忙的世界將有多不同啊!

 本篇取自"臺中市第五屆兒童文學"徵文   散文創作第二名

Posted in 心情郵件快遞 . 迴響: (0). 引用:(0). 靜態連結網址
«Next post | Previous post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