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:

Recent Entries

Categories

MR.齊魯的履痕 [5]
心情郵件快遞 [78]
隱者(學生限入) [0]
回應履痕 [13]
心情隨筆 [4]
曾經WEB-PDF [1]
寫給BLOG教學 [1]

Links

一般

Syndicate

RSS 0.90
RSS 1.0
RSS 2.0
Atom 0.3

Version:

andreas01 v1.3

少年高美之歌

matrix | 21 四月, 2015 20:21

一 煙筒 

    管理燈塔的卓爸雖然已經很久不住在這裡,但許多高美村的居民依然暱稱這座燈塔為「煙筒」。紅白相間的燈塔矗立在濕地右側,登上塔頂的門被鏽蝕的大鎖加固。這座八角型的燈塔曾是附近的地標,自從燈器被移至臺中港使用後,成了被掏空心臟的「謎屋」。

    我能認識卓爸,開始於這座燈塔(我是這麼稱呼他的,他的年齡大概比我爸還老一些)。那時我正讀小學年紀,高高的塔尖吸引著我,對男孩的眼界來說,「謎屋」是一個充滿魅力的探險地。

    「出去!外人不准進入!」卓爸的嗓門從樓梯頂端往下喊。

    他跛著腳下樓,這引起我的注意,出乎意料的,我沒有膽怯退縮。聽說卓爸脾氣不好,當下黝黑的臉實在讓人敬畏三分。

    「門又沒關,我想要上去看看。」我理直氣壯的回答。

    他瞧瞧我,沒多說話 -「砰!」無情的將鐵門關閉。

    「孩子,你怎麼還在這裡?」五分鐘後他瞧見我杵在原地不走,單手推開了半扇門縫……

    夕陽餘暉下,海風狂亂吹拂燈塔高處,那天我的腦袋轟隆作響。

朝天宮 

    卓爸蹲在朝天宮前面,戴著厚框的老花眼鏡,鋪著一地的修理漁網工具,埋頭工作。看見我經過,連忙叫住我,示意進去幫忙。

    「這真是認識他以後的大麻煩。」我心裡咕噥著。

    我的週三下午,永遠是沒有補習的快樂時光。銅板在口袋叮咚起落,冰可樂的滋味才是嘴巴最好的享受。

    「來!幫我穿線!補破的地方喔!」

    卓爸很不客氣,交代別人做事都理所當然。我問他這些網具要做什麼,他沒理會我,只顧著眼睛往海堤那頭看,不知道在想什麼?

    海堤外,嫩綠的雲林莞草長得漂亮。生在濕地邊,最大的好處就是不愁玩耍戲水的地方。直到認識卓爸,我從沒想過竟然有改變的一天。

    卓爸拿起兩份皺皺破破的報紙,滿嘴海口腔,沒好氣的翻閱:

    「這裡蓋什麼電廠?庄腳地方,蓋--廠?」

    「對阿,汙染這麼重,原本討海人就甘苦。蓋了電廠就有污染,以後叫我們要怎麼捉魚討賺啊?」廟祝在旁附和。

    我假裝在修補破洞,趁機偷看報紙。那行醒目的鉛字赫然在目:

臺中海渡發電廠,政府核准動工興建

三 導火線 

    「已經砍掉幾萬叢木麻黃耶?這要種多久才補得回來?」

    「夭壽喔!海風冷吱吱,沒有防風林,要怎麼擋海風阿!」

    廟前的空地,假日一早就感受到不尋常的氣氛。黑壓壓的人群,七嘴八舌的討論。卓爸沒說話,倚著龍柱,隔著老花厚鏡片瞪人。

    「孩子,你來剛好!- 來!來!」

    「阿,卓爸,又要做什麼?」這次換我沒好氣的說。

    卓爸塞給我一張他自己做的海報紙,打開一看,錯誤很多,字寫得格外醜。他的意思是叫我幫他多複製幾張,可是紙太大,根本沒辦法影印,只能用手寫的方式重製。他叫我自己想辦法。

    「我又不是沒有功課要寫!」我很生氣,卓爸根本是找人麻煩。雖然自己是學校的美術壁報高手,也不是隨便有人使喚就要做。

    那張海報現在像是仇家的挑戰書,高掛在書房。好討厭的感覺,大人的糾紛,為什麼要小孩幫忙呢?我把空白的壁報紙扔上書桌,此刻我也要學著「抗議!」

    這是認識卓爸以來最討厭他的一次。我想我再也不欠他了。破例讓我「偷偷溜上燈塔」的人情債,今天全部一筆勾消!

    當晚,我夢見憤怒的海風吹垮整片防風林--半夜,我嚇醒了!

四 少年高美之歌 

    卓爸開始抗爭行動的那天,我才真正認識這位跛腿的「朋友」。

    他將補好的網具,攤掛在路旁,我那些依照他的要求,費時費力重製的壁報(應該是心不甘、情不願的結果),公開綁在漁網上。

    這下,經過高美路的行人汽車,紛紛側目起來。

    不是百貨跳樓大拍賣,卓爸自己弄來的小發財車,麥克音箱一應具全,他的海口腔「野台人生」開始了。

    「自二十冬前,政府開始在臺中港興建北岸沙堤。」

    「那時候,我還是高美的少年兄……

    「因為北岸沙堤造成淤沙,高美濕地出生的時候,我就像產房外面的那個菜鳥爸爸,隔著玻璃親眼看見過程喔!」「不過--不是我生的啦!」觀眾開始發笑。

    聽見聚集的人群有回應,流汗讓他臉上的老花眼鏡歪了一邊。  

    現場海風給他吹個「爆炸頭」髮型,我看著老頑童的形像,口中的可樂差點噴出來!

    「絕對不可以再蓋發電廠了!」他用力說了重話。

    「先前臺中火力發電廠蓋了之後,大家看……」他指了指自己。卓爸今天特意穿了件白上衣。

    「我這個少年帥哥,每天穿水水,穿著心愛的白襯衫去學校。」 

    「結果咧。下午回家,襯衫變成黑的!」他頓了頓。「我媽媽還以為伊生錯了後生,有黑人跑進他家!」臺下哄堂大笑。

    絕對不可以再蓋海渡發電廠了!卓爸敞開喉嚨堅持著。

    禍延子孫阿……
 

    我隨著觀眾,在台下拼命拍著手掌(像烤番薯,都泛紅了)

    卓爸不像他的外表那麼「木頭」,還挺厲害的。

    他的話,讓我腦海開了扇窗:原來二十年前高美濕地才開始截沙淤積,那高美濕地算起來還是個「少年」。卓爸當年也是這個年齡,換句話說,他和濕地是「同窗好友」囉!

    「難怪他對濕地這麼有感情!」我得意洋洋推論起來。

    「發電廠的汙染還真可怕,那些住在下風處龍井的居民,生活不就影響更大了嗎?」

    自己思索出許多問號與想法,像螞蟻擠滿心房。

    我的腦袋一陣熱,感覺需要離開人群去圖個涼快。

    幸好冰涼的海風是高美的常客,當它流過濕地,那莞草草叢發出的日夜窸窣,迷人的自然聲響,聽起來正像少年高美輕唱的詩歌!

    遠遠看著卓爸的背影……我莫名驕傲起來。

五 漂浮的海洋 

    那陣子純樸的漁村,大家茶餘飯後,紛紛討論電廠的興建抗爭。或是說著卓爸的表演好,平常雖然沉默嚴肅,但人挺逗趣:「根本就是黑瓶子裝醬油,完全看不出來。」

    而我則是打從心底高興能幫忙卓爸,協助地方對抗電廠這頭「超級大怪獸!」爾後每次抗爭,都讓我常常想起那天登塔的緣分:夕陽染鍍滿身金黃,我站得好高,濕地大海全在腳下,滿眼波動的翠綠!卓爸的「一念之仁」,讓我們成了忘年的朋友……

    時間飛逝,四年過去,我已經是十七歲的少年。課業忙碌,讓我難得去探望卓爸。地方經過這些年不懈的抗爭努力,電廠興建案,終於被政府撤銷營業執照。這是地方的勝利,也是保護生態的勝利!

    看見新聞的當下,我特意去找卓爸,他非常高興,笑得很靦腆。他頭髮增白不少,對面的高美濕地卻依舊是少年的模樣。

    卓爸話別後,走上高美堤防,海風擁吻著濕地上的綠意,恣意轉動風力發電機的白色槳葉,遠方初夏的海灘,遊客歡聲笑著。

    我輕輕閉上眼睛,

    想像自己彷彿正錨定在浮動的莞草海洋上。

    是的,那是我心底飄浮的高美……

 
本篇取自"臺中市第五屆兒童文學"徵文   少年小說創作首獎
 ◎2015.0626榮獲國際華文媒體TODAY登載(→TODAY網址。說明:詩人北島創設)。

燈塔與朝天宮由高美子弟:中市東寶國小卓誌慶老師拍攝提供。感謝。
(本圖片由高美子弟:臺中市東寶國小卓誌慶老師拍攝提供。感謝。)

(本圖片由高美子弟:臺中市東寶國小卓誌慶老師拍攝提供。感謝。)

Posted in 心情郵件快遞 . 迴響: (0). 引用:(0). 靜態連結網址
«Next post | Previous post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