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:

Recent Entries

Categories

隱者(學生限入) [0]
MR.齊魯的履痕 [5]
心情郵件快遞 [78]
回應履痕 [13]
心情隨筆 [4]
曾經WEB-PDF [1]
寫給BLOG教學 [1]

Links

一般

Syndicate

RSS 0.90
RSS 1.0
RSS 2.0
Atom 0.3

Version:

andreas01 v1.3

雙河

matrix | 20 四月, 2016 11:48

     
       年前整理舊物,意外發現抽屜角落藏著一只紙船。這孩提的玩具平凡普通,船底有些粗皺黃漬,我小心翼翼取出,心底微微發著光。
       這是父親親手折的船。我童年家住埔里,鄉間有條清麗眉溪蜿蜒,長巷後的水渠直通溪底。父親帶去放船的時候,調皮的我常拿些碎石、短枝,故意上船壓艙。負重紙船一路浮沉,我也順著水流追「河漂」。那時水面陽光跳耀,白色船影戲波,天真的我與父親攜手放船,情景歷歷難忘……
       多年後,自己開始為父親交代的責任周旋,走入奔騰如河生活,我才深刻領略沉重負載、上下起伏的滋味。
      七十多年前戰亂,讓祖父母遺留大陸。父親身為獨子,一輩子沒再見上雙親一眼。他交代同為獨子的我,長大後必須回山東,找出失蹤祖父音訊,等父親百年後讓他長眠母親墳腳下,完成骨肉重逢心願!這責任對十來歲孩子,真是個超級艱難的任務!人子還來不及適應成長的風濤湧浪,單看遠方烏雲蔽日,明日世界就將崩解。
      自那一刻起,無憂的歲月便提早蒼老與傾沒了。
      紙製小船順水漂,一道淺灣就可以停駐;背負偌大宿命的自己,面對責任壓力,人在湍流卻不知航向何方……
      父親高齡去世後,為了處理遺物,我順道去埔里走走,熟悉的水圳在巷底,記憶如燈閃爍。眉溪四季水源豐沛,我的眼眶也常濕潤,心底泛黃的紙船搖阿搖,沉舟重得彷彿再也浮不上水面。
      今年三月,我終於下決心將父親帶回山東老家。北極氣候震盪,北地開春依舊封凍。花費一番工夫,在久山找著祖父母廬墓,將攜帶的埔里泥土、眉溪溪水、父親遺存灑落黃土上。父親交代的歷史重擔源自這裡開端,我也堅強的在此地卸下。
      抬起頭,眼前一條灰珀長河,在遠方蒼茫大地淌流。那是父親常說的徒駭河,史書記載大禹治水、九河之首。我想兒時的父親,是否也和我一樣愛玩「河漂」呢?
      儘管寒水蕭瑟,如同先祖「面朝黃土背朝天」,我彎腰蹲在徒駭河邊,將那艘盛裝父愛,回憶滿滿的紙船,輕輕放上水面漂流。
      我的人生真特別啊,故鄉的記憶有兩條河。
      再見了!小船 —「嶄新的人生,勇敢放手!」

 ◎本篇取自"臺中市第六屆兒童文學"徵文   散文創作首獎


.

.

.

.

.

.

Posted in 心情郵件快遞 . 迴響: (0). 引用:(0). 靜態連結網址
«Next post | Previous post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