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:

Recent Entries

Categories

MR.齊魯的履痕 [5]
心情郵件快遞 [78]
隱者(學生限入) [0]
回應履痕 [13]
心情隨筆 [4]
曾經WEB-PDF [1]
寫給BLOG教學 [1]

Links

一般

Syndicate

RSS 0.90
RSS 1.0
RSS 2.0
Atom 0.3

Version:

andreas01 v1.3

香伴一生

matrix | 13 四月, 2016 12:20

 
阮姐
    海線清水的冬天,東北季風颳得厲害,沒落雨的乾冷天,廣場上擺滿待乾燥的香腳。灰濛濛鄉間,黃棕暗紅線香排排放,是老一輩的共同記憶。
    如果有人問我,挑選出附近最「認真勤勞」的代表,那我一定舉雙手選阮姐。天再冷冽,她還是會穿著短褲曬香,天氣預報在她的世界裡,彷彿不存在似的,清水永遠都是四季如春!
    「小帥哥,你把東西弄翻,等會阿公會罵人喔!」去年我調皮,在廣場和同學小胖玩起捉迷藏,體型碩大的小胖,躲藏在曬香的鐵架間,一不留神,好幾排半成品掀翻在地。
    我和小胖頓時嚇傻了,製香鋪林老闆,脾氣古怪出名,他如果看見裹檀香料的香腳毀損,少不了國罵連珠炮伺候,搞不好還喝斥罰跪,光想就令人顫抖!
    阮姐動作飛快,半句話沒多說,手腳俐落撿拾香枝。狀況好的趕快重新上架,踩折彎爛的裝進塑膠袋,忙了大半天收拾。
    在我的眼裡,她個子雖矮,國語還帶著越南腔,那一刻的她卻像是清水紫雲巖莊嚴救苦的觀音,整個人慈眉善目!
    當晚,夢境都是她模糊的身影。我想,我喜歡上她了……
 
海峽風雨
    最近曬香的廣場挺熱鬧,許多老人家聚集開講。
    下課的時候,榕樹下烤魷魚的小攤最吸引我。嘴上嚼啃著,我也湊在旁邊看熱鬧。
    「阿義店裡賣的香,最近品質很差。」
    「聽說他們從大陸進口整貨櫃的貨!」
    榕樹下大家七嘴八舌的討論,一副大難臨頭的樣子。
    「那可能是用化學黏粉代替傳統楠木黏粉,不是天然的!」坐在輪椅上,被阮姐推出來曬太陽的林老闆,氣憤的質疑。
     我全然聽不懂。不就是製香賣香,有沒有偷添加石膏,用哪一類的粉料,真這麼重要嗎?我抬眼看見阮姐在附近,連忙掏錢買了兩支香腸。
    「阮姐,最近忙嗎?請妳吃!」我小心拉整香腸紙袋,雙手遞出去。阮姐很客氣,我知道她最喜歡吃排骨飯,肉排多的那種。
    「小帥哥,謝謝你!」她笑了笑,眼底卻少了平常的天真快樂。我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。從廣場上激烈的談論裡,來自海峽對岸的製香傾銷,不僅給清水帶來衝擊,糊里糊塗也影響了阮姐的心情。
    傍晚四月雨季降臨。隨氣流越過海峽的烏雲,在清水小鎮屋頂上,即將展開一場全新的風雨!
 
青蘋果
     「什麼時候要匯過去?二十萬元,這麼多!」街角的公共電話亭,阮姐正偷偷打電話。
     「她一定是打回越南吧?」「我來嚇嚇她!」上國中後,我買了輛二手腳踏車,每次放學,特意經過廣場繞兩圈,運氣好的時候,總能和阮姐說上話。我從電話亭旁邊急煞車,製造出好大聲響。阮姐回頭看看我,臉龐掛滿淚水。「妳怎麼了?」我大感意外……
    阮姐越南老家清貧,上個月父親生病,她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。來臺灣積攢省下的錢,竟然還沒法填滿無止盡的錢窟窿!
    我一時激動,忍不住伸手去握她冰冷雙手。找到榕樹下還未開張的小攤,拉出兩張板凳坐下,她跟我說了好多話:原來最近林老闆的香鋪,敵不過對岸廉價香品競爭,打算要關門歇業,還要將她資遣回國。「回越南去?真的嗎?」我的腦海一片空白。
    「我其實也會做香,我從小在越南當童工做了很久!」
     阮姐的眼淚像一串串止不住的珍珠,簌簌流下。「我被遣送回去,家裡就沒有收入來源了!」
    在薄暮中,彼此越握越緊。後來我才深深察覺,她的手好溫暖!那也是我第一次為別人掉眼淚……
 
奥黛的逆襲
    「你看,林香鋪的外勞自己做的,這麼厲害!」
    「人家燒香,煙是朝天飄,這位阿阮真厲害,煙往下流!」
    為了維護傳統手工製香技藝,海線今年特別舉辦了製香博覽會。每家香鋪拿出自家的絕活,各式盤香、線香、環香、臥香、香錐、元寶香紛紛出籠!
    那天向我訴苦後,好長一段時間遇不到阮姐。聽說她成功說服了香鋪店林老闆,讓她試試看一些創作實驗,結果如何,我很期待。人群中遠遠看見一位穿著連身軟質長衫,笑起來燦爛的大姐姐,好熟悉卻又陌生的臉……
    「你來啦!來看我的作品喔!」阮姐的招牌笑容回來了。
    「我試驗了很多次,浪費不少材料。」「你聞聞看……」阮姐拿起打火機,點燃一塊錐塔狀的香,放在鏤空的鐵盤上。只見剛開始點燒塔尖時,白煙並不大,略微彎曲上揚。
    我吸吸鼻子:「挺香的,看來還不錯啦!」我怕傷了她的心。
    隨著半分鐘過去,白色的煙轉濃,彷彿受到地心引力吸引,或是某種魔術手法,煙流意外開始向下流淌。
   「這麼厲害!」我的表情瞬間大吃一驚!
    過去參加婚宴時,餐桌上菜附贈乾冰,白霧同樣繚繞,但阮姐的香椎卻更凝聚,出乎意料之外。
    阮姐把鐵盤放上曲線玲瓏的架子上,煙流產生了新的變化,通過鐵盤下的圓洞,以朝下蜿蜒姿態,流動出開啟仙境模式的雲瀑。
    四周圍觀的人群,看到這變化,慢慢群聚過來。阮姐幫林香鋪打出能見度,現場索取名片的人絡繹不絕,坐在輪椅上的林老闆,彎腰點頭忙得不亦樂乎……
    我在會場邊,遠遠看著博覽會場。我為阮姐高興,她能在這麼不景氣的時候,讓那一把把不起眼的香,找出新的價值,真了不起!
    「怎樣?還行嗎?」休息時阮姐特別跑過來,她忙得兩頰緋紅,我害羞的看了看她。「這是越南的國服--奥黛。我來臺灣後,今天第一次穿上它!」
    不知為什麼,平常說話便給的我,此刻說話就是詞不達意。她沒發現,興奮的一直說。「告訴你一個祕密,你看!」她指了指錐塔狀香的底部。有個手工鑿開的圓形小孔,穿越塔香中間。這是她的魔術機關,白色煙流能夠往下,都是因為孔徑巧妙發揮作用。
    我佩服的五體投地:她來自貧困地區,還要負擔養家的壓力,卻能為老闆想出新產品出路,真不容易阿!我為她高興喝采!!
    尤其那襲淡雅色奥黛,穿在阮姐身上,像初夏飛舞的蝴蝶,所有的陰霾,在晴空和風驅趕下,悄悄飛散。
 
香伴一生
    暑假終於到了!我騎著腳踏車,快速橫越曬香廣場,來到林香鋪前面,停好車。手上剛買了一本新出版的「香品與香器圖鑒」,準備送給阮姐當生日禮物。
    「少年家,你來囉!」林老闆坐在香鋪門口,背後推輪椅的女生換人了。他轉身拿出一包東西,示意聽不懂國語的女幫手交給我。
    林老闆說,因為越南最近發生排華暴動,示威波及阮姐家鄉,家人好像也被牽累,所以她匆忙搭機趕回去處理了。
    「她還會再回來嗎?」林老闆笑了笑,沒有給我答案。

    我悵然若失的回家,打開紙包,裡面有封信,內容大概都是鼓勵我要努力念書,不要像她自小因為貧窮,所以只能打工過日子,無法求學之類的話。信底還附了一塊香粉特製的香餅,沉甸甸的精品。
    我翻開背面,上頭刻寫著娟秀的字「朋友如你」「香伴一生」。    
    我的喉嚨像是被什麼東西卡住,久久說不出話來……

 ◎本篇取自"臺中市第六屆兒童文學"徵文   少年小說創作佳作

 
圖片取自網路:http://fashion.sohu.com/20150624/n415531998.shtml

Posted in 心情郵件快遞 . 迴響: (0). 引用:(0). 靜態連結網址
«Next post | Previous post»